这么牛咋不上天呢?还真有家创业公司要上天了!

时间:2020-01-14 来源:www.utprssa.com

这是一个关于太空探索的故事。

2014年,李彦宏不能坐以待毙,他去NPC和CPPCC提议:尽快将私营企业纳入航空轨道!那年11月,导演的愿望真的实现了。

硅谷的太空风险融资神话和国内科技巨头的热情吸引了太空企业家和私人资本竞相追逐。然而,大多数人只在舞台前看到辉煌的成功故事,却没有在幕后看到无数的初创公司。

美国宇航局指定的太空探索公司(SpaceX)未能发射前三枚火箭,包括三颗卫星和主演《星际迷航》的詹姆斯杜汉骨灰。如果第四枚火箭没有扭转局势,埃隆马斯克的1亿美元将被完全浪费掉,也不会有硅谷钢铁侠的故事。

Skybox,一家被谷歌以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公司,在其早期融资期间,被风险投资公司甚至整个航空航天行业视为一个笑话和白日梦。甚至参与的投资机构也认为,它“没有很强的持续融资能力”。直到2013年,也就是成立五年后,天盒子成功发射了第一颗卫星。

“在天堂之前,我认为说太多是不负责任的!”故事讲述者天一研究所CEO杨峰也是2015年太空风险浪潮的一员。面对《新闻周刊》的问题,他有点保守:“在这一行,一个人必须对天空怀有敬畏之心”。这是天一研究所在被投资者推向媒体之前,从七家投资机构获得数千万美元天使投资的第一个意图。

事实上,尽管中国和美国都是太空领域的领军人物,但火箭发射和卫星应用对该行业来说都是极其危险的,更不用说中国开放太空还不到两年。即便如此,它也无法抵挡天一研究所创始团队走出系统、创办卫星业务的热情。

“首先,我们一直在做我们擅长的事情。其次,这个行业的前景和未来是毫无疑问的。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只通过卫星相互联系!”

从事“前期研究”业务。

离开该系统后,杨峰一直在研究和开发航天和军事工业的产品,而另一位创始人首席技术官任贾伟此前曾负责系统内载人航天等核心项目。从多年的工作经验中,他们总结出了“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的痛点。因此,2015年5月,天一研究所成立,其核心业务是开发商用微型卫星,并提供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服务。

“许多新技术必须排队等候上天的机会,才能大规模应用。这种等待至少会持续5到10年,而且试错的成本非常高。”杨峰表示,如果1000多项新技术等待天空验证,只有几十个最终上线,那么剩下的900多个项目将是天一研究所的机会。"现在我们提供另一种方法在一年内帮助你到达天堂."

今年内,天一研究所开发的两颗立方星将很快发射升空,为6名客户进行科学实验。为了降低客户的开销成本,仙界仪器公司尝试用低成本的工业部件来代替原来的非标准化定制航空航天部件,并通过设计来减轻卫星重量和节约发射成本。与此同时,商业卫星允许某些尝试和错误,使得简化开发过程和缩短去天堂的时间成为可能。此外,天一还设计了几种不同的“卫星承包”方法。根据杨峰的说法,结果,客户的实验成本将减少一个数量级。

“我们帮助我们的客户把他们的实验送到天堂进行验证。如果他们能迅速得到初步的研究结果,他们将有更大的机会在台湾进行科学研究。”

团队既是科学家又是工程师。

目前,美国和中国的初创公司基本上都专注于卫星的三种传统应用:导航、通信和遥感。巨大的民事价值是它们引起技术巨头和风险投资机构关注的原因。尽管科学实验领域

其次,卫星产业的先行者有很大的优势。“我们不怕未来的竞争对手,因为一个人去过天堂,另一个人没有。你认为顾客会更信任谁?”

更重要的是,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的服务不仅需要工程经验,还需要科学积累。因为许多科学家团队对天空知之甚少,为了帮助他们验证这一点,天一研究所还负责太空工程改造,不仅要确保在天空的低成本成功,而且不能影响科学实验的效果。

"我们是从事空间科学的工程师,这相当于科学和工程的融合."为此,杨峰特别订购了一批t恤,正面写着"世界上最伟大的太空工程师",背面写着"是的,我们是科学家"。

是基于对天一研究所团队实力的信任,这使得公司在卫星升空前获得了6个客户,几个科研机构提出了合作意向。杨峰表示,为什么现阶段只计划发射两颗卫星,发射次数由客户需求决定,卫星研发和发射的成本也由客户承担,这使得公司有可能突破行业中“高投资、低回报”的共同困境,快速获利。

关于第一批天体客户实验验证后卫星的再利用,杨峰的介绍将用于类似实验项目的进一步测试。

$page$

除了在所有方面进行合作,他们还想和天文学爱好者交谈

在这样一个“小而漂亮”的领域创业对天一研究所来说是一个“舒适的地方”。凭借严谨低调的技术思维,杨峰希望天一成为同行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

至于系统内的主要渠道,天一有三条法律:第一,天一旨在补充国家的航天工业,不直接承担国家任务,不与系统内传统的科研机构竞争国家卫星任务;其次,天一开发自己的卫星,但不销售卫星产品。它销售的是与将微型卫星用于空间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有关的服务。第三,天一决心不使用国家已经部署的卫星,不直接参与遥感、通信、导航和其他领域。

正是这种合作态度,使得天一研究所不仅能够顺利开展自己的卫星研发,还能够从科研机构获得合作研发项目,从而成为其业务初期的另一个重要收入来源。

对于未来可能进入轨道的国内科技巨头,杨峰认为他们会成为天一的客户,因为天一可以提供经验,帮助他们快速验证新技术。

杨峰对国外客户资源和合作渠道也相当有信心:“国际市场也将成为我们的主战场。我们可以和外国公司合作。我们有信心,因为我们已经迈出了这一步。”这一年发射的两颗卫星中有一颗是与一家外国公司联合开发的。虽然这位科学实验明星没有给天一研究所带来利润,但它拓展了国际合作的渠道,增加了国际合作的经验。

谈到两颗卫星发射后的计划,杨峰希望从2B进行到2C的太空飞行。这些天,他接触了一群骨灰盒天文学家。迷你哈勃,一颗携带300口径望远镜的卫星,正在开发中,为个人用户提供分时租赁、观察和拍摄空间。它计划明年推出。"我认为科学是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顶端."杨峰说,他希望随着民营航天产业的发展,为越来越多的人实现太空探索的梦想。

对话投资者

刘伟,联想之星合伙人,天一研究所投资者

NewSeed:为什么投资卫星产业?

刘伟:技术和需求的发展使得卫星产业越来越需要,卫星产业本身的发展也需要通过人工智能的发展来推动。硬件技术和软件

刘伟:我们有一句谚语叫“宽进窄出”。该领域应用越广泛,技术门槛就越高,只有最强大的技术才能进入许多不同的行业。但是这项伟大的技术最初是如何产生的呢?我不想做多种应用,面对不同的市场,考虑不同的需求,同时做好技术工作。我认为这不可靠。因此,通常有必要让领先的产品在一开始就取得突破。我认为天一研究所的想法是对的。它是选择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这是一个相对集中的领域,然后扩大到国外。

NewSeed:中国的私营航天工业能生产像SpaceX这样的独角兽吗?

刘伟:从这个大产业中,独角兽肯定会诞生。它有许多分部:火箭、卫星、载人航天实验室等。仅卫星产业就有许多分支,未来每个分支的规模可能达到数百亿。因为它将取代许多传统的观测设备和方法,未来对小型和微型卫星的需求将会增加。这个行业有一定程度的集中度,所以我相信最终会出现一群市值上亿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