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地尝试土地盘活:抵押贷款风险隐现

时间:2020-01-21 来源:www.utprssa.com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在实行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基础上,稳定农民承包权,振兴土地经营权,允许金融机构抵押和融资承包土地权”。

年底,中央政府再次下发文件,表示按照全国统一部署,稳步推进土地经营权抵押担保试点,研究制定统一规范的实施办法,探索抵押资产处置机制。

根据政策声明,探索土地抵押改革是增加农民财产收入的重要途径。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在现行国家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标准尚未颁布之前,一些经验已经通过各地区积极的试点项目付诸实践。记者从各种渠道了解到,一些地区出现了不良贷款,地方监管部门呼吁中央政府尽快制定统一规范的实施措施,避免隐患。

土地抵押复兴资本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从早期的几个试点项目到现在已经遍地开花。事实上,近年来地方土地抵押政策的出台可谓力度很大。

根据公开数据,2014年,许多城市声称是“全国第一笔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单一抵押贷款”。湖北、江苏、山东等省市相继提出了地方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成功的地方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也进入了大力宣传期。

此外,金融机构在探索土地抵押方面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2014年8月,中国农业银行发布《中国农业银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试行)》,这是金融机构首次发布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纳入抵押物范围的具体措施。为应对大规模农业经营的需求,中国增加了对个体农户的贷款金额,最高可达1000万元。

此外,中国农业银行还对抵押贷款的对象和条件、贷款用途、额度、期限、利率、信贷和还款方式、抵押担保管理、贷后管理和风险监控、抵押处置等做出了详细规定。

就抵押贷款规模和金额而言,这类贷款增长迅速。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官方渠道获得的数据,以武汉市为例,截至2014年6月底,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联合金融机构已向农业企业、合作社和大农户发放13.69亿农村综合产权抵押贷款,单笔最高额度为2亿元。

黑龙江省方正县哈尔滨银行等机构通过方正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为抵押,共发放涉农资金6亿元。

谁能增加土地抵押贷款的收入?

按照政策初衷,在加快农村土地产权改革的背景下,创新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有利于增加农民财产收入,激活农村资本。那么在当地具体实施的过程中,按揭贷款是谁获得的财产收益呢?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武汉黄陂区一个家庭农场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他曾先后与武汉的两家银行接洽,但未能发放贷款银行的热情不高。请让他们自己来看看,但是他们还没有来看。“他说,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获得贷款的农场并不多。

一位研究过中国中部许多城镇的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大部分贷款最终流向工商企业。由于土地承包经营权本身对银行不是很有吸引力,普通农民和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并不容易。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员在21日告诉记者

湖北一位农业系统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农业问题上的求助纠纷主要包括合同管理纠纷、流通纠纷等。最大的隐患之一是抵押贷款纠纷。据消息来源称,已经有争议,一些银行准备起诉。首先,企业将转让的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然后企业不能经营、逃跑或依赖债务。

"农民还不知道。"上述负责人表示,即农民不知道他们转让给企业的土地已经抵押,这种农民无权知道的现象在当地较为普遍。

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记者了解到武汉市农村土地的有效合同。违约责任栏第四条明确规定,未经土地所有者(村委会)和集体资产主管部门签字,承租人不得申请土地抵押贷款(包括经营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份正式合同,该条款被涂掉,代之以手写的“由双方协调解决”指定条款还应加盖受让企业和村委会的红色印章。“这意味着企业可以避开监管部门。

此外,对于土地所有者来说,合同规定了村委会的位置。一些熟悉这一领域的人士在《21世纪经济导报》上告诉记者,合同中的“土地所有者”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争议。如果是耕地,农民有权承包经营,并由农民告知和签字。如果是集体荒地,应当经三分之二村民委员会同意。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是否有些地方忽视了农民的知情权,值得探讨。

农业部门的人建议中央政府必须对抵押贷款融资提出明确的措施。地方政府不应该试图攫取想法或搞恶作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涉及农民、工商企业和银行。农民必须确保他们的知情权,否则后果将是无穷无尽的。

最适合给孩子吃的五道家常菜,营养又好吃,让孩子爱上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