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肉类屠宰设备转型进行时

时间:2020-01-14 来源:www.utprssa.com

我国肉类屠宰设备转型进行时

在屠宰行业,猪肉交易和猪肉分级一直是令人头痛的问题,因为它们直接关系到经济效益。不管采用什么方法,都不像在农村卖猪那么简单。为了科学交易,交易双方分享利益,永不放弃。有鉴于此,利用自动化解决猪肉分级问题是我国肉类屠宰加工转型中必须接受的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和过程。

“生猪称重结算”和“生猪屠宰结算”模式不科学

国内屠宰企业在与生猪经纪人或养殖者进行生猪交易时普遍采用“生猪称重结算”和“生猪屠宰结算”,而“生猪称重结算”方法不科学,不能用于基于质量的定价。与此同时,“生猪称重结算”也给一些生猪经纪人或养殖者造成了一系列的问题,如生猪称重前的大量饲养和饮水,这不仅浪费资源,而且给食品安全带来一定的危害。为了规避风险,提高屠宰加工的经济效益,国内大型屠宰企业采用“头、肉、皮超宰”的方式,屠宰后按胴体等级与经纪人或农民结算。

浙江庆联食品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李森对此有自己的研究。他曾经写了一篇专题文章,分析了由于不同的猪品种和饲养方法,屠宰猪肉的质量差异很大。为实现优质优价的原则,猪肉屠宰后,根据猪胴体肌肉发育程度和脂肪厚度,以及胴体不同部位肌肉的组织结构、食用价值和加工目的进行分级,并根据不同等级设定差价结算。“头、皮、肉过度屠宰”模式不仅有效避免了“生猪称重结算”带来的弊端,而且促进了整个养猪业的健康发展。

李森说,在“头、皮、肉屠宰”模式下,猪的胴体等级与价格挂钩,当胴体离开工厂时,根据等级与经纪人、饲养者以及经销商进行交易。因此,要求企业在屠宰后使胴体等级更加规范和公平。目前,大多数屠宰企业采用人工分级方法对猪胴体进行分级。因为人工分级是对猪胴体的一些相关经济性状(如体重、体形、脂肪和瘦肉程度、肌肉发育程度等)的人工和主观估计。)根据经验,依靠感官的估算方法会因时间、地点、人员等因素的不同而导致评分结果的差异,从而大大降低评分结果的准确性。因此,人为分级经常引起经纪人或农民和经销商的强烈不满。

根据数据,中国有126个猪种,数量居世界首位。各地商品猪情况复杂,育种分散,育种品种不均衡,育种方法和周期不统一。与畜牧业发达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生猪屠宰经济性能特征有很大差异。国外不可能直接应用现成的胴体分级技术或瘦肉率预测方程。因此,我国迫切需要开发适合我国生猪品种、易于推广、满足现代屠宰厂快速生产的胴体分级技术。

猪肉分级是一个复杂的历史演变过程。

"首先我们手动开始,然后用尺子测量,逐渐过渡到入口分级探针。然后是超声波仪器的使用,首先是丹麦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使用的超声波。还有放射成像技术的使用。”csb系统有限公司副总裁克莱门斯范贝特利介绍。

在不同的国家,如法国,有不同的猪肉分级企业。据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目前覆盖整个法国,占欧洲猪肉分级市场的7.5%。

通过Bettley展示的视频,记者看到了猪肉自动分级的过程,大致如下:在屠宰场,清洗后的猪肉胴体被机械臂抓取,图像通过摄像头o

“每年我们都有大约2 ~3个涉及基因研究的大型新实验,并不时更新。在欧盟内部,每个进行分级的公司都采用不同的管理方法,但现在的问题之一是进行进一步的基因分析。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猪肉分级系统的准确性已形成为参考图表,但迄今为止,我们仍在使用科学方法计算猪肉分级的准确性。”

自动评分系统在中国本地化需要一些时间。

谈到猪肉自动分级系统在中国的推广,贝蒂说设备的成本可能会更高。他解释说,因为管理成本很高,所以必须接受使用的许多工具,而且还需要长时间的研究,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创新的过程。目前,csb正在许多方面寻找简化的方法,并且还在进行重复测试,特别是对猪肉分级的准确性。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科学研究,所以把这些方法直接应用到中国可能不合适。”贝蒂利受到表扬。

Bettley说,在全球范围内,猪肉分级和纵向一体化,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市场主要是通过合同生产的,而欧盟是不同的。美国的所有屠宰场都可以根据合同独立经营,这是一个非常整合的过程,对于价值链的整合非常有效。

”但在欧盟尤其不同。在许多方面,例如农场和屠宰场,没有贯穿整个价值链的合作关系。在欧洲,我们对生猪屠宰过程有不同的管理。例如,在德国,它可能是一家私营企业,而在法国,它是一家独立的企业,但由国家控制。在荷兰,国家有一个带有分级探针的组织来管理全国屠宰行业。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国家是不同的。”

据报道,目前中国大部分屠宰企业使用人工分级对猪尸体进行分级。今年年初,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技术学院(School of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一项研究指出,由于人工分级是对猪胴体的一些相关经济性状(如体重、体型、肥胖、肌肉发育等)的人工主观估计。)基于经验。但是,依靠感官的评价方法会因时间、地点、人员等因素的不同而导致评分结果的差异,从而大大降低评分结果的准确性。鉴于人工分级的缺点,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智能分级技术在发展过程中也在不断完善。设备简单、操作方便、精度高、无交叉污染、价格适中、智能化和自动化将是胴体分级技术的发展方向。

在贝蒂看来,“在中国,我们看到了从手工屠宰到自动屠宰的逐渐转变。自动化屠宰也面临许多分级挑战。”

我们究竟如何才能获得准确、科学的猪肉基因分级数据?

“样本解剖,”贝特莉回答,“在欧洲,我们需要解剖大约120头猪来获得每个样本。成本非常高。”

“对中国和俄罗斯来说,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想我们可以先选择140头猪。例如,如果一个屠宰场每天屠宰1000头猪,将首先选择140头猪,然后根据相关分析计算出一个公式。如果我们能根据基因组成计算出屠宰分级的公式,我们肯定能取得和欧洲一样的成功。”贝蒂坦率地说。

他接着说每个屠宰场都有一个固定的配方,可以降低管理成本。而其他成本可以相对降低。如果我们能更加重视基因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中国在这方面将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必须对生猪进行良好的测量,包括分割测量、建立相关公式、建立相关数据库等。以便我们能有一个好的计算结论”,贝蒂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适合中国的方法。

增加猪肉片的比例会增加收入

猪肉分级。其本质是实现物有所值和科学性能。然而,为了控制性能,贝蒂提到了一些特殊的意见。

“为了控制业绩,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有一个好的系统,它将提高收入指标。例如,对于不同的猪肉,切割后,将获得不同的鱼片和其他肉片的数量(不同)。德国的这一比例非常高,可能高于荷兰或其他国家。切割后,获得的不同肉块的比例也不同,这也决定了收入指数。”

贝蒂说,对中国来说,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减少饲料的消耗。饲料的使用应该从目前的1: 4减少到1: 2.5。如果这种饲料的使用可以减少,它将增加收入,以欧元计,比如1.5到2欧元。屠宰后还有胴体重和重量比。如果有所增加,每增加1%,将带来1.5欧元。“总体而言,如果有完整的价值链跟踪,每头猪的利润将增加10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