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华为出现多次战略误判,但最终渡过劫难?

时间:2020-01-06 来源:www.utprssa.com

作为中国最优秀的企业之一,华为在其历史上也犯了几个重要的战略错误。然而,华为不仅熬过了危机,还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电信巨头。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探究。

北京时间2月25日,巴塞罗那世界移动会议(MWC)开幕前夕,华为发布了5G折叠屏幕手机“伴侣十”。Mate X集优秀的工业设计、5G、折叠屏幕等元素于一体,一经发布,便在业界引起了巨大反响。

华为手机近年来的表现在业内是显而易见的。它的旗舰手机一直光芒四射。P20专业版和Mate20专业版长期占据DxOMark(著名专业相机评分软件)评估列表中的第一位。就销量而言,华为在市场上也很受欢迎。2018年,华为全球出货量超过2亿台,位居世界第三。

今天的华为手机很受欢迎,但在早年,华为总裁任郑飞一直强烈反对制造手机,因此错失了战略机遇。

1

任郑飞的三次误判

1997年,杭州余杭邮政局局长徐福新在访日期间发现了小灵通技术。他认为把它带回家会很受欢迎。回家报到后,领导们也很感兴趣。

PHS(个人手持电话系统)在中文中是指低功耗的移动电话系统。它使用微小区技术通过微小区基站实现无线覆盖。它以无线方式将用户端(即无线本地电话)连接到本地电话网络,使得传统的固定电话不再固定在某个位置,并且可以在无线网络的覆盖区域内自由使用。

小灵通系统的终端产品是十多年前的小灵通。小灵通的优点是辐射小、绿色环保。最重要的是费率与固定电话相似。至于小灵通技术,中国主要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最高管理层也非常兴奋。

然而,任郑飞总统的态度是:在短期内赚钱,华为是一家“为未来投资”的企业,宁死也不走旧技术。的确,由于技术本身的落后,小灵通信号总是无法以一定的速度实现稳定的通信。例如,当乘坐公共汽车时,由于跨越许多通信基站,通信可能在任何时候被切断。尽管任郑飞的决定并不令人信服,但华为当时放弃了小灵通业务。

任郑飞押注于全球移动通信技术,这是当时最主流的通信技术。1998年至2002年是中国通信市场疯狂扩张的时期。当时,中国移动正在加紧建设全球移动通信网络。仅在广东省,全球移动通信系统的扩张就导致订单达到数百亿。

但是当时,除了全球移动通信技术,2G网络中也有码分多址技术。华为投资16亿元研发移动通信技术,但过早放弃了码分多址技术。

不做小灵通和过早放弃码分多址技术都让华为错过了市场机会。此外,任郑飞也犯了一个错误,强烈反对做手机业务。

作为为运营商提供通信技术的设备服务提供商,为了安抚运营商,任郑飞承诺不进入通信消费品领域。这也延缓了华为进入手机研发领域。

2002年,在华为的一次内部会议上,一名员工建议华为的3G设备只能销售一次,但消费者每年会更换几部3G手机,中国有数亿手机消费者。华为应该尽快建立3G手机,否则将失去巨大的市场机会。

任郑飞听后,愤怒地拍了拍桌子,说道:华为已经做出了不打手机的明确结论。谁又在胡说八道?谁又胡说八道,谁下岗了!从那以后,制造手机成了公司的禁忌话题。

2

Cost of误判

任郑飞鄙视小灵通的落后技术,但他忽略了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通过小灵通技术进入移动市场的紧迫性。小灵通技术还不够先进,但在一个特殊时期,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却没有

在许多人买不起成千上万部手机的时候,小灵通已经成为市场上的一种流行产品。小灵通价格便宜,质量好,电话费和座机没有区别。尽管早期的电话质量很差,而且经常掉线,但人们仍然愿意接受。

小灵通作为中国市场的“机遇产品”,从2000年到2003年实现了持续增长。中兴通讯和UT斯达康通过小灵通扩大了实力。2003年,中兴通讯的销售额一度达到华为的80%。几年前还默默无闻的UT斯达康已经成为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的明星企业。然而,他们将获得的利润将很快投资于3G研发,这将给华为未来的主要业务带来竞争压力。

与在小灵通市场赚了很多钱的同行相反,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却赚得很少。

任郑飞的全球移动通信技术正面临另一个挑战。尽管华为在1998年开发了全球移动通信产品,但其技术还不够成熟,不足以在关键市场突破。但其一贯策略也面临失败。

华为的早期崛起与任郑飞“从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密不可分。在技术和质量不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华为从跨国公司无暇顾及的县城起步。例如,爱立信当时只有三四个人负责监控黑龙江本地网络,但华为全年派出200多人进驻,为每个县电信局的本地网络项目而战。通过这一策略,华为在固话市场击败了许多跨国企业,成为国内通信设备行业的领导者。

但是到了2000年左右,跨国公司发现了华为的“常规”,并从中吸取了教训。华为和中兴一开发出某种产品,就立即开始降价,使得中兴和华为的产品没有竞争力。尽管当时广东移动的移动通信业务扩张带来了高达100亿元的订单,但华为一毛钱也没有赚到。

华为过早放弃的码分多址业务后来被中国联通看中。当华为得知这一消息并转身杀了他时,已经太晚了。在2001-2002年中国联通的第一次和第二次招标中,华为相继落败。

2000年左右,随着手机用户的爆炸性增长,中国成为世界上手机制造商最重要的市场。在这波市场浪潮中,华为的国际竞争对手摩托罗拉、诺基亚和爱立信都从中国市场获得了高额利润,而华为仍徘徊在这个万亿美元的市场大门之外。

2002年,快速发展的华为首次出现负增长。

3

华为纠错

2003年后,华为管理层决心纠正任郑飞的误判,进入小灵通市场。然而,作为回应,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华为错过了发展小灵通的最佳机会。”此时,小灵通业务正面临着低成本手机和码分多址的攻击,其发展前景似乎并不看好。

但是华为的高效执行弥补了战略的不足。在半年时间里,他们征服了小灵通技术,并在强大的供应链系统的帮助下,将小灵通的价格从大约2000美元降到了难以置信的300美元。UT斯达康很快赔钱。2004年第四季度,UT斯达康亏损,2005年营业亏损高达5.3亿美元。为了生存,UT斯达康不得不切断3G业务,这给华为带来了竞争压力,而且从未恢复。

华为在移动通信和宽带码分多址业务上花费了巨额资金,因为它在国内被跨国公司包围和封锁,无法获得订单,华为不得不迁往海外。

2000年12月27日,华为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了海外进军认捐会议。任郑飞动情地说:你可以走几千英里,十年或八年,或者你可以戴着红花回家。但是我们不在乎你胸前是否戴着红花,我们会永远想念你.为了拯救公司,你无怨无悔地献出了青春,你将永远铸造青春。

会场上的标语:“青山布满了忠诚的骨头,他们为什么穿着靴子死去?”充满了悲壮的愤怒。

当时,华为为了生存,一点也不了解世界,走进了广阔的“五大洲四大洋”。华为员工范思勇曾经写过一本书《枪林弹雨中成长》,书中他谈到了去非洲布隆迪。当他到达机场时

在印度尼西亚的甘尼曼丹岛上,华为的供应链物流经理检查仓库和新项目的路况。在路上,他遇到了一辆陷入泥沼的吉普车,所以他躺在泥沼中清除了障碍。人们与泥浆混合的画面是华为员工在海外挣扎的真实写照。

在极其艰难的物质环境中,他们忍受着远离亲友的精神孤独。有时他们还面临疟疾、抢劫和战争的干扰和威胁。然而,通过努力工作,他们肩负起华为生死攸关的“使命”,即,这是走向国际化的关键之路。

任郑飞一直强烈反对华为的手机业务,但面对公司的困难,他在2000年写了著名的文章《华为的冬天》。在文章中,他真诚地承认了自己在几个问题上的主要错误,并反思了华为的现状。从那以后,任郑飞带头进行自我批评,不再固执己见,开始改正自己的错误。

2002年底,任郑飞召集了一次关于建立手机项目的讨论。曾因提出制造手机而受到任郑飞严厉批评的张立华再次向他汇报后,任郑飞平静地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冀平(当时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出价100亿元制造一部手机”;第二句话是:“中兴通讯为什么几年来没能在移动通信领域做好工作并亏损?你应该想清楚。制作手机不同于制作系统设备,其方法和手段也不同。华为应该成立一家独立的终端公司来生产手机并独立运营!”

从此,华为开始进入手机领域。经过十多年的摸索,华为已经成为一个国内品牌,现在可以开发高端芯片,拥有核心技术,让中国人感到自豪。

4

华为文化的核心是自我批评

战略是企业发展的指导方针。企业一定会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物力,甚至企业的大部分资源来实施战略路线。当战略失败时,企业将不可避免地付出巨大的代价,这对任何企业都是致命的。特别是,当一个企业发展成为一个行业领导者时,往往更容易犯错误,因为没有可以参考的目标或者道路在哪里。

世界上许多知名企业都犯过这样的错误,如小发猫、英特尔、诺基亚、摩托罗拉和通用汽车……此外,当战略错误发生时,企业无法及时发现,失去了战略机会。然而,华为设法及时纠正了错误,控制了风险,渡过了危机。其中一个原因是,除了华为人的辛勤工作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华为的企业文化。

华为公司文化的核心是自我批评。任郑飞曾经说过:“自我批评是拯救公司最重要的行为。从“不会被烧死的鸟是凤凰”到“从泥沼中爬出来的圣人”…正是这种自我纠正的行为使公司多年来健康成长。

华为前高级副总裁洪天峰表示:“(自我批评)右边的刀字旁边是‘句子’。如果这是一个自我批评的单词“评论”,那么“评论”这个单词就在左边的一个单词旁边,而这个评论只是口头上的。判断是真实的,所以华为在做很多事情时是真实的。“

在华为,任郑飞比其他人更严厉、更彻底地批评自己。2018年,华为的一份公司文件“对管理不善负责的领导者的责任报告”在网上闪现。公告显示,华为对主要负责人负责,因为“一些业务单位经历了质量事故和欺诈性业务做法。“任郑飞首当其冲。他被罚款100万元,并受到了通报批评的处罚。

对许多商界领袖来说,100万英镑可能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困难的是,有多少企业家有决心和勇气在员工面前承认错误并惩罚自己?也许大多数人甚至都无法挽回面子。

自我批评的文化一直伴随着华为的成长。2000年,华为举行了一次特别颁奖仪式,数百名研究人员被提名在领奖台上领奖。他们获得的“奖品”是在华为多年的产品开发过程中,由于员工的粗心大意和测试不合格而丢弃的产品。还有一些

华为高级管理顾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春波(Wu Chunbo)曾在《让人震撼的华为自我批判绞肉机!》写道:自我批评是华为从小到大超越竞争对手的内部驱动力之一。这也是探索华为内部增长逻辑的三个关键起点之一.只要一个组织保持开放和自我批判的精神和能力,它所没有的任何精神、思想、思想和基因都可以在短时间内以小成本移植和内化到组织中。

在仁郑飞看来,摩尔定律的核心是自我批评。通过自我批判和自我迭代,摩尔定律应该在意识形态和文化中升华,以实践生活。他说:“敢于改正缺点和错误的人将永远年轻。”

5

华为最成功地管理了任郑飞2000年左右的几次战略失误,这些失误曾给华为的发展带来巨大风险。但神奇的是,自2004年以来,华为几乎没有做出任何重大战略误判。无论现在是3G、4G甚至5G,华为都牢牢掌握着市场主动权。原因是什么?

长期跟踪研究华为的老师吴春波说:我认为华为最成功的是它的管理。华为的管理是向西方大公司学习的结果。

1997年,对管理华为无能为力的任郑飞决定向美国学习。经过对休斯、朗讯、惠普和小发猫的仔细考察,任郑飞被小发猫的IPD(集成产品开发)研发管理模式深深打动。他决心虔诚地崇拜作为教师的小发猫,不惜一切代价将其管理精髓移植到华为。

由于华为是小发猫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管理咨询项目,精通中国“折中”还价规则的小发猫提出了一个计划:70名顾问按级别分为3类,5年内每小时收费分别为300美元、500美元和680美元。换句话说,华为将投资20亿元来完成这一管理变革。

对于咨询项目,要价相当于华为当时一年多的利润。然而,任郑飞没有还价,而是直接决定启动该项目。任郑飞不还价的态度给小发猫留下了深刻印象。据说,当当时的国际商用机器公司董事长郭士纳得知这个消息时,他对他的秘书说了三个字:好好教。

1998年8月29日,50多名小发猫顾问进入华为,华为还部署了300多名业务骨干与顾问合作。任郑飞召开动员大会,宣布华为将在3-5年内推出IPD(集成产品开发)和ISC(集成供应链)等8个管理变革项目。他拍了拍桌子,强调道:如果有人抗拒变革,他必须离开华为!

但是没有人喜欢被顾问指出。很多高级行政人员认为这些顾问只会纸上谈兵,基层市民因评估和工作量增加而怨声载道。在小发猫顾问培训的初始阶段,许多员工睡在办公桌上,一些干部经常迟到早退.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并担心小发猫的处方不适合华为。

1999年11月16日,在IPD总结报告会议第一阶段,任郑飞说:“我们不能有中文版和华为版的幻觉。引入应该首先是刚性的,然后是优化的,然后是固化的。在当前的两三年里,理解和消化将是主要任务。两到三年后,将允许进行适当的改进。”

在随后的信息技术变革领导小组会议上,任郑飞再次郑重指出:“37码就是37码,如果你的脚很大,你就必须砍掉一些脚并穿上它们。如果你不想割掉你的脚,你应该去那里做一个大脚女人,耕种土地,站在一边。”“执行这一进程的态度应该是坚定的:不适应的人被解雇,抵制的人被解雇。IPD应该一层一层地实施。如果不成功,我就接受你的手术。这是明确的!”

经过5年痛苦的“切中要害”,IPD终于融入了华为人的灵魂和血液,彻底改变了华为人做事的方式。另一项重大的ISC(集成供应链)变革也显著提高了华为的核心竞争力。

2003年12月,国际商用机器公司顾问对华为的评估数据显示,华为订单的及时交货率达到了65%,其中

经过10年40亿元的投资,华为通过适度的学习和刻苦的培训终于取得了积极的成果。2008年,在一次为小发猫顾问举行的告别晚宴上,华为负责变革管理的副总裁之一含泪说道:“虽然这只是小发猫的一个业务咨询项目,但对华为来说却意味着新一代。”

任郑飞说:“自从科学管理运动以来,西方公司一百多年来发展起来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从企业的兴衰中积累了无数的经验和教训。它是人类智慧和人类宝贵财富的结晶。我们应该努力以谦虚的态度系统地学习它。”

华为的产品研发系统、人力资源系统、组织结构、财务系统、销售系统、供应链系统等。都是在西方咨询公司的帮助下设计的。华为向西方企业学习,并发展成为一家令西方企业最为恐惧的中国公司。

凭借先进的科学管理体系,华为不断前进,步伐稳健。2009年,华为首次以218亿美元的收入跻身世界500强。2017年,华为首次进入百强,营业收入785.1亿美元,排名第83位。在净资产收益率列表中,华为在中国企业中排名第一。2018年,华为收入达到893亿美元,创下新高,在全球500强中排名第72位。

如今,华为在150多个国家拥有500多个客户。每天有超过20亿人使用华为的通信设备,也就是说,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使用华为的服务。即使在4G技术领先的欧洲,华为也占有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同样,在即将到来的全球5G竞争中,华为也被视为唯一真正的5G供应商。中国华为充满希望,并祝愿华为在未来取得更大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