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补贴仍违规养殖镇政府状告七猪农

时间:2020-01-21 来源:www.utprssa.com

9月10日领补贴仍违规养殖镇政府状告七猪农,在张建明古华山村的家中,大猪圈里没有一头猪,猪圈被彻底拆除了。

由于猪污染环境,长沙县(湖南省)福临古华村的养猪户已经与乡镇政府签署协议,接受从数千到数万不等的补贴,承诺自愿退出或减少养猪生产。然而,这些农民秘密违反合同,非法耕种。镇政府一再派人去说服他们,但没有用。今年8月,农民们最终将诉诸法庭。

由于猪污染环境,长沙县(湖南省)福临古华村的养猪户已经与乡镇政府签署协议,接受从数千到数万不等的补贴,承诺自愿退出或减少养猪生产。然而,这些农民秘密违反合同,非法耕种。镇政府一再派人去说服他们,但没有用。今年8月,农民们最终将诉诸法庭。

9月10日,在长沙县涪陵镇古华山村张建明的家中,大猪圈里没有一头猪。猪圈被完全拆除了,窗外昆虫和鸟类的声音可以安静地听到。一个多月前,猪成群结队地来到这里,臭气熏天。

长沙多年来一直实行禁止和限制养猪的政策,以控制污染。包括张建明在内的古华村的许多农民已经从乡镇政府获得了数万份补贴,承诺停止或减少养猪,但私下里却超出了标准。

劝说无效,政策难以实施。今年8月底,长沙县涪陵镇政府将张建明等7名获得大量补贴但未能履行合同的农民告上法庭,他们七人都自愿拆除了猪舍,严格履行了合同。

审判:案件通过调解解决,农民自己拆除了猪圈。

本案由长沙县人民法院福临法院院长游宇承办。

“本试验涉及涪陵镇生猪饲养限制和环境管理的总体情况。这具有示范性的意义。农民的要求也非常重要。这些纠纷能顺利解决吗?游宇说,“农民们觉得他们过去是以个人身份与强大的政府打交道的。现在法院介入了。前被告和前被告在法庭上地位平等,这是反映他们意见的好平台。“

8月26日,第一起案件开庭,被告是张学林。那天早上,镇政府派工作人员出席了法庭听证会。张学林出庭回应诉讼。其他被起诉的农民也出席了听证会。画廊满了。

“我不反对事实,支持政府的工作,并希望和解。”张学林说。最后,在法官的调解下,涪陵镇和张学林达成了调解,张学林履行了拆除超标猪圈、饲养不超过20头猪的协议。

截至9月3日,其他6名农民也承诺停止耕种或将产量降至20以下。

农民:我们仍然需要谈论法律,并按照协议去做。

9月10日,记者回访了7名被起诉的农民。他们已经按照规定拆除了猪圈。

“养猪是我们当地家庭致富的主要手段,但也受到严重污染,因为猪圈就在房子旁边,味道太重,甚至亲戚都不敢来看他们的家。“59岁的张建明表示,虽然他年纪较大,很难改变自己的出生,但他仍然支持政府的政策。

“收到传票后,我们开始自愿减少猪的数量并拆除猪圈。农民唐烈生(Tang Liesheng)说,“既然这件事已经通过了法律渠道,毕竟我们还是要谈法律,按照协议去做。“

镇政府:法律诉讼将成为解决争端的长期机制。

长沙县涪陵镇党委副书记李志明表示,镇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处理生猪养殖污水,但由于居民养殖方式相对落后,数量太大,污染问题无法解决。

“面对农民违约,我们派人去做了很多次工作,但收效甚微。乡镇政府无权执法,所以它想用法律来维护政策的严肃性。“李志明说,法律诉讼将成为解决各种争端的长期机制。湘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兼教授欧爱民说:“专家意见”政府管理模式的进步

“公职人员告诉人民”和“公职人员告诉人民”是要在政府和公民之间建立一种司法检查机制,能够有效地“过滤”那些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的非法和不合理的政府行为。同时,“官员告诉人民”也是科学决策的要求,因为通过严格法律程序的检验,各种问题都会被提出并反复论证,这可以证明政府的决策既合法又科学。

(原标题:镇政府对7名农民的补贴和违约报告)

爆炒鸡蛋笋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