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贾跃亭与FF的哈姆雷特时刻

时间:2020-01-12 来源:www.utprssa.com

为了生存还是灭亡,贾跃亭迫切需要回答这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而且是迫在眉睫的。

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10月30日,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宣布《FF紧急仲裁获胜获后采取临时措施的声明》,法拉第未来目前正与投资者恒大争夺。

这份声明显示,2018年5月1日之后加入FF的大多数员工将在11月和12月份无薪离职。对于2018年5月1日前加入FF的员工,他们将继续留在公司,以促进“FF 91”电动车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和交付,但他们的工资需要暂时降低。

腾讯《棱镜》了解到,截至10月初,FF约有1100名正式员工和200名合同工。

一名加州电动汽车行业员工告诉腾讯《棱镜》,如果在当地成立一家类似规模的电动汽车公司,每月的人工成本将超过1000万美元。根据当地法律,如果公司未能按时支付工资并解雇员工,则是违法的,公司的相关高级管理层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在这样的法律背景下,作为FF创始人兼全球CEO的贾跃亭在上述声明中提出了裁员的自救措施。

FF目前的情况显然不仅仅是裁员和减薪的问题。

贾悦婷,作为全球CEO和FF的创始人,目前正挣扎在金融危机的生死线上,需要寻求外部资金的救助。然而,如果FF想从外部寻求资金支持,它必须通过其破碎的合作伙伴恒大。

外国高管纷纷离职

一名9月份被解雇的前员工向腾讯《棱镜》透露,当员工被解雇时,美国公司通常没有支付数月工资的补偿措施。贾跃亭信任所有留下的人,有些信任的人被解雇了

一位前高管告诉腾讯《棱镜》,FF基本上没有人可以合作。“FF最初计划保留500到600人,每个人的月薪在加州最低,税前约为4600美元,每年约为5万美元。”一位法国金融时报内部人士告诉腾讯《棱镜》。

在此之前,FF员工包括年薪约20万美元的工程师和数十万美元的高级管理人员。

除了普通员工没有工资或者工资被大幅削减的事实之外,几名关键的员工相继辞职。

10月30日,基金会的三位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递交了辞呈。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曾在特斯拉担任汽车底盘工程主管,2014年4月与贾月亭、聂天心共同创立了FF。

FF成立时,自豪的底盘设计在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的领导下完成。在贾跃亭去美国制造汽车之前,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实际上是FF的最高“指挥官”。

“考虑到FF最近遇到的困难以及公司允许大多数员工休无薪假的决定,我认为这些决定可能会导致FF的关闭,”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在辞职信中表示,FF的财务和人力资源困难几乎是无法克服的。“对此我无能为力。我在法国的任务结束了,所以我决定正式辞职。”

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在辞职信结尾强调,“我仍然相信FF会改变电动汽车行业的使命和潜力。如果情况好转,我一定会考虑回到公司。”

FF的三位创始人之一聂天心今年早些时候离开了公司。据腾讯《棱镜》报道,聂天心主要负责FF的政府和伙伴关系。

此外,福娃早期明星队的前成员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于10月29日离开。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负责FF的电池和电力系统设计,是FF的技术骨干。

再往后看,FF负责全球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汤姆维斯纳(Tom Wessner)和FF内部和品牌负责人庞图斯福纳特斯(Pontus Fonateus)都于2017年10月离职。

2017年8月,FF人力资源总裁艾伦切里(Alan Cherry)离开,而FF的另一个设计部门将军理查德金(Richard Kim)今年离开,加入了由FF前首席运营官斯特凡克劳斯创立的电动车公司EVelozcity。

斯特凡克拉苏(Stefan Krasue)2017年加入时赢得了贾月婷的信任,2017年10月离开时,他与贾月婷上演了一场“分手”。腾讯《棱镜》查阅公共数据,在2018年1月加州法院(California Court)诉EVelozcity一案中发现FF窃取了FF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技术资源。

今天,几乎没有外国金融机构高管了。三位联合创始人留下了两位,lea

2018年5月,恒大提前支付了2018年底到期的8亿美元,根据投资协议,剩余的12亿美元将于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2018年7月1日,双方签署补充修订协议,同意在原约定的2018年8月1日付款日期前,进一步向法国法郎提供财务担保,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美元(恒大表示金额为7亿美元)。

约定付款日期到来时,恒大拒绝付款,理由是FF未达到补充修订协议的付款要求。FF辩称,它已经满足恒大的支付要求。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恒大希望获得FF在中国的子公司控制权和FF在电动汽车生产方面的知识产权,以满足其从房地产向电动汽车业务转型的需要。

两个月后,两家公司仍未达成共识。10月3日,福娃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了紧急救援申请和仲裁请求,希望恒大能够完全从福娃中被淘汰。

10月25日,根据恒大的公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紧急救助申请作出裁决,驳回了FF完全剥夺恒大融资权的主张和FF取消季节智能资产抵押的申请。

“由于FF在目前的财务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FF可以在严格的条件下进行融资。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应低于恒大的投资后估值。恒大有优先购买新股的权利。在最终仲裁之前,法国法郎不得筹集超过5亿美元。”这一裁决给了法国法郎一个生活在严格融资限制下的机会。由于金融危机在最终裁决发布前再次出现,预计法国金融服务公司不会很早破产。

截至新闻稿,恒大尚未宣布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FF提出的完全淘汰恒大的仲裁请求仍在考虑中,需要半年多的时间才能得出最终仲裁结论。“FF”融资受限于恒大“FF”与恒大之间的纠纷,将本已吃紧的FF拖入另一个困境。

最近,腾讯《棱镜》在2017年底独家获得了两家公司的部分融资协议。

这些内容表明,恒大通过其100%控股的子公司季节智能,有权无条件保留FF资产作为投资条件。但是,如果FF发现第三方金融机构愿意进行债权投资,恒大必须无条件取消知识产权和所有设备的资产保全。

腾讯《棱镜》未能从FF和恒大获得上述协议的全文,也未能获得相应的评论。

追溯协议的起源可以从《澎湃新闻》的早期报道中看出。

此前,恒大旗下的季节智能通过质押融资等一系列协议获得了FF核心资产的质押权,包括FF在维尔京群岛注册的控股公司股权和FF香港法国和法国中国95%的股权。在此基础上,它承诺向法国法郎投资20亿美元。

根据一般法律知识,资产保全通常被用作担保措施,并且存在于贷款关系中。一旦债务人未能按期偿还贷款或履行合同,债权人有权保留债务人的资产,以便于随后出售资产,确保其自身的债权和利益。

但是,根据几位美国执业律师的分析,虽然恒大和FF的很多条款都在保密协议的框架下,但上述协议可能是中国公司融资时经常与投资者签署的一个赌博协议,即投资者一开始通过股权融资参与投资,但如果公司经营不佳,将会附加资本抵押担保等限制性条款,那么投资者就可以将股份转换为债权,融资需求也需要提供资本抵押担保。

一位处理许多跨境投资诉讼的美国执业律师告诉腾讯《棱镜》,可转换债券在中国非常普遍

这意味着,如果FF想寻求外部资金支持,必须通过恒大。

腾讯《棱镜》独家获悉,FF于10月13日与一家金融机构达成协议,通过公司设备进行担保,以获得贷款支持。同时,FF引用上述条款:“如果FF发现第三方金融机构愿意进行债权投资,恒大必须无条件取消所有设备的知识产权和资产保全”,并正式要求恒大履行无条件取消设备质押的合同义务,但恒大尚未回复。

FF一位高管告诉腾讯《棱镜》,FF就此事除了通过电子邮件外,还通过其他渠道与恒大沟通,但对方没有回复,“恒大通过各种方式质押了FF的全部资产,再次拒绝履行无条件解除设备质押的合同义务。它的行为直接导致了法国法郎的财政压力,我们被迫采取各种临时措施来拯救自己。”

恒大拒绝就FF取消资产保全的声明置评。

恒大和FF显然已经将这场纷争变成消耗战,但贾跃亭再也承受不起了。腾讯科技援引FF内部人士的话称,FF非常有信心通过寻求融资,在大约两个月内恢复正常运营。

然而,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